精彩小说尽在4162小说网!手机版

彩票微信群二维码武侠 → 大侠萧金衍

大侠萧金衍

三观犹在 著

连载中免费

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:《大侠萧金衍》是一本主角名叫萧金衍的武侠小说,乃作者三观犹在所著!何为江湖?人情冷暖是为江湖,快意恩仇是为江湖,有所为而有所不为,萧金衍当过武林盟主也做过朝廷监察,富可敌国的财富,到处行侠仗义,就如观世音一般受人敬仰,尊为一代大侠,却不想忽然一夜散尽万贯财,至江湖上销声匿迹,四年后,一个红衣妙龄女子找上门。。。。。。

13.5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1/15

免费阅读

大侠萧金衍最新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:《大侠萧金衍》是一本主角名叫萧金衍的武侠小说,乃作者三观犹在所著!何为江湖?人情冷暖是为江湖,快意恩仇是为江湖,有所为而有所不为,萧金衍当过武林盟主也做过朝廷监察,富可敌国的财富,到处行侠仗义,就如观世音一般受人敬仰,尊为一代大侠,却不想忽然一夜散尽万贯财,至江湖上销声匿迹,四年后,一个红衣妙龄女子找上门......

免费阅读

    雨越下越大,丝毫没有停的意思。

    五个人、一匹马、两头驴挤在了城隍庙仅剩的破门下避雨。就在这时,小红鱼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叫了两声。

    小红鱼说:“我饿了,作为主人,你不管饭嘛?”

    萧金衍道:“我也饿了。”

    赵拦江道,“你去找点吃的。”

    萧金衍说,“没力气。”

    赵拦江来到了癞皮驴面前,眼睛不怀好意的注视着吕公子,吓得吕公子鼻子哼哧哼哧,连连后退。萧金衍知他打什么主意,连说,“那边还有一匹马、一头驴。”

    赵拦江看了李倾城一眼,“李家人多,我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 “那你能打过我?”

    赵拦江道,“萧金衍从不对朋友出手。”

    吕公子可怜巴巴的望着萧金衍,萧金衍仰天长叹,“老天爷,能变点吃的来嘛?”

    又有敲门声。

    来者是村头卖菜的李寡妇,她手中挎着一只竹篮,送来了一盆煮白菜、一只烧鸡,还有一坛烧酒。萧金衍脸上堆满笑容,“李婶儿,我就知道,你是刀子嘴、豆腐心,知道我这边几天没开火,特意来送吃的。”

    李寡妇说了句行了,别贫了,把饭菜放了下来,皱了皱眉,“你这个破庙怎么成这样了?”

    赵拦江道:“有些人啊,一生气就喜欢砸东西,跟娘们似的。”

    李倾城横眉怒目,“再说一遍?”

    “我只说一遍,爱听不听。”

    李倾城就要拔剑,赵拦江的手握在了刀柄上,两人大战,一触即发。

    萧金衍连忙劝架,“再打下去,咱们连避雨的地儿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 赵拦江问,“你打得过我嘛?”

    李倾城冷笑,“打不过,士可杀不可辱,萧金衍,你的准小舅子被欺负了,你还管不管?”

    萧金衍说,“我好困,只想吃饭完睡一觉。”

    萧金衍去接饭菜,李寡妇伸手一拦,“这顿饭,可不是白吃的。”

    “我就知道没好事。”

    李寡妇说,“我管你一顿饭,你帮我杀个人。”还未等萧金衍接话,她又道:“不过也不用急,等什么时候你有空,顺手帮我宰了就行。”

    萧金衍说,“一顿饭换条人命,这顿饭也太不划算了。能让李三娘动了杀心的人,究竟是谁?”

    李寡妇道,“那人姓什么我忘了,好像是叫李是非,还是赵士非,还是宋事飞,将来你在江湖上遇到叫这个名字的人,帮我杀了他。”

    “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?”

    “他是我孩子的爹。”

    萧金衍:“呃呃”

    赵拦江一把夺过篮子,撕下一根鸡腿啃了起来,说:“别啰嗦了,饭我吃了,人将来我遇到帮你宰了就是。”

    李寡妇走后,五个人席地而坐,李倾城有洁癖,从马上解下一块毡布,铺在地上。

    小红鱼说,终于可以吃饭了。

    话音未落,城隍庙大门被人踹开。

    轰隆。

    整个大门轰然倒塌,赵拦江双手撑地,向后倒飞出去。李倾城一把将青草拽住,掠出两丈多远。小红鱼也施展轻功,来到了枣树上,唯独萧金衍,坐在最里面没来得躲避,弄了个灰头土脸。

    萧金衍怒道:“什么人这么没礼貌,不知道敲门嘛?”

    雨中,有五人身披蓑衣,走了进来。看打扮是苏州城六扇门的捕快,为首之人是个矮胖子,喝道:“这里谁是头儿?”

    萧金衍笑着说,“原来是差爷,我是这里的主人,这几个是我朋友,在这里避雨。”

    一名捕快道,“大胆刁民,见了我们苏捕头,还不下跪?”

    萧金衍撇撇嘴,“地上有点湿,我只有这一套衣服,要跪你跪。”

    那矮胖捕头环顾四周一番,这才道,“本官姓苏,名正元,乃苏州府新任的总捕头,奉命清查流动人口,你们几个带着兵刃,一看就不是善类。本官当捕头十余年,办过的江湖人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我警告你们,不要在我地盘出现。”

    捕头本是吏,他自称本官,算是僭越,然而在平民老百姓眼中,住知府衙门的,都是当官的大老爷。

    萧金衍纳闷道,“差爷,我不是流动人口,我在姑苏城住了一年多了,不信你问问乡亲们,再说了,我们都是大明子民,一不偷、二不抢、三不反对三不造反,凭什么赶我们走?”

    苏正元冷哼一声,“你们这些江湖人,白天安分守己,到了晚上杀人放火无恶不作,本官最痛恨的便是江湖人,我给你们三天期限,三日后,你们若还不离开,就去六扇门大牢里呆着去。”

    赵拦江向前一步,将刀横在手中。

    苏正元见状,喝道,“你想刺杀本官不成?”

    萧金衍连说误会,把刀接过来,顺手从烧鸡上劈了剩下一根鸡腿,递给苏正元,“我兄弟想请你吃鸡。”说着,连跟赵拦江使眼色。

    江湖上有个不成文的规定,江湖中人绝不与官府发生冲突,至少在明面上不行。

    当年大明立国,江湖中人没少出力,太祖皇帝登基后,曾欲将江湖中人一网打尽,后来国师刘伯冷求情,此事才作罢,不过却立下规矩,江湖中人不得与官府作对,并成立了登闻院,将天下各大门派造册录籍,这一制度延续至今。

    赵拦江哪里管这一套,再踏出一步,就势取刀,一刀劈出。刀风凌厉,似乎要将雨幕一分为二,那几名捕头吓得连连后退,照在赵拦江也没有杀心,只见众人蓑衣落地,捕快服前胸的“捕”字,竟被赵拦江劈成了碎片。

    苏正元道,“你竟敢对本官动手?”

    “不错,怎得?”

    苏正元色厉内荏,“没事,我就问问。”

    赵拦江冷冷道,“这次是略施惩戒,下次再见到你们,就不是几件衣服的事了。只要赵某人在苏州府一日,你们休要出现在我面前一次!”

    苏正元带着众人,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 雨停。

    萧金衍心中暗想,这个几个人留在姑苏城内,迟早会给自己惹出是非,得想办法把他们赶走,于是道,“各位,雨也停了,不是我不想留你们,现在我连住的地方也没了,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我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 李倾城道,“你不帮我找武经,我就不走了。”

    赵拦江说,“跟我走。”

    “去哪里?”

    “找地方住!”

    苏正元带着众人回到了苏州府衙,心中越想越气。

    他本是陇西凉州人,来苏州之前,曾是凉州捕快,凉州穷山恶水,没什么油水,于是花了八千两,打通了京城的关系,才讨到了苏州府六扇门总捕头的缺儿,想来这里趁机捞一笔。

    新官上任三把火,他上任后第一件要做的便是对治下的江湖进行清查,趁机拿几个散兵游勇,好来个杀鸡儆猴,给城内的财主们立威,谁料第一把火就被一场大雨淋灭,怎么能不窝火?

    “饭桶!一群饭桶!”他指着手下几名捕快骂道,“平日里耀武扬威的,关键时刻怎么不顶用了?”又指了指他们胸口的补子,“这刀划的是你们的衣服,打得是老爷我的脸啊!”

    苏正元又问,“为首那个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 刘三说:“启禀老爷,为首那个叫萧金衍,是无名镇一个职业混混,其余几人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 苏正元嘀咕道,“萧金衍,怎么这个名字这么耳熟?”萧金衍当过武林盟主,可那是五年前的事了,更何况这个人看着年轻,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把此人和武林盟主联系起来。

    “老爷,今天那姓萧的撂场子,咱们就这么算了?”

    “算了?”苏正元骂道,“这事儿没完!要是不办了那几个家伙,老子以后怎么在苏州混?”他越瞧几人越是生气,“你们都给我滚,该干嘛干嘛去,找块布,把胸口的补子给弄一下。六扇门的脸都丢尽了!还有,最近苏州城来了许多江湖人,你们招子都给我放亮一点,有什么风吹草动,赶紧报我!”

    苏州园林,天下闻名。

    无论是豪门高第,还是小门小户,在府宅之事上,很是讲究。

    最讲究的,便是范宅与赵府了。在大明,民居为宅,官居称府。范家虽有钱,祖上却没有出过功名,府邸虽建的美轮美奂,却也只能是宅。赵家乃书香门第,曾出过三个进士,一个尚书,是为赵府。

    范家的主人范无常,身穿一身蓝绸缎的长衫,这件长衫洗的泛白,袖口、胸口打了十来个补丁,此时正在算账。

    范无常将这几日来进项堆在一起,桌子上放着一个算盘,铜钱串成一串,碎银子聚成一堆。

    他将碎银子秤了,足足有五十二两,准备明日找个银店,把银子铸成一个元宝。范无常心中盘算,李家银店火耗三两,太贵,得去城东十里的刘家银店,虽然远一点,但火耗才二两,如此一来,终于攒够了十万两银子,完成了人生的一个小目标了。

    范无常名下有两个绸缎庄、一个客栈,生意兴隆,可谓日进斗金。这十万两银子,是他跟夫人从牙缝里挤出来的,为了凑齐十万两,他特意将夫人送回丈人家,理由是可以省一个人的挑费。

    这些钱,将来可是留给自己儿子范小刀的。

    范无常心想,也不知这小子在逍遥派过得如何。

    说起这个儿子,真不让他省心,小时候天天调皮捣蛋。十岁时,范小刀正在长身体,饭量很大,又好吃懒做,在家里不干活,为了省钱,范无常把他送到了天龙寺,结果范小刀把天龙寺闹得天翻地覆,还在天龙寺的祖传秘籍六脉神剑上撒尿,天龙寺方丈千里迢迢,把他送了回来。

    后来,逍遥派来姑苏城招徒,不收学费,管吃住,还传授武功,这等好事,范无常又怎会错过,于是咬牙给了范小刀三十两银子,把他送到了逍遥派,还特意叮嘱他,未学成下山之前,就不要给家里稍信了,费钱。

    范无常将银子收了起来,心中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 为了庆祝十万小目标达成,范无常准备奢侈一下,晚上加一个肉末炖白菜,多蒸一碗米饭,还要把用上等的檀香木雕刻的木鸡、木鸭拿出来,这种东西,只有逢年过节或者祭祀时才取出来,平日吃饭时,客栈伙计多看一眼,他都心疼的要死。

    这时,大门被踢开。

    赵拦江带着众人闯了进来。

    范无常见众人手中带着兵刃,以为是打家劫舍的匪类,连忙扑腾跪下,“好汉饶命,我家里没钱啊!”

    赵拦江看了看院子,指着东厢房道,“这边我住,你们住对面。”

    范无常见对方不理他,站起身来,问,“你们想干嘛?”

    赵拦江将刀往门口的石墩子随手一扔,刀身没入石墩之中,吓得范无常面色苍白。赵拦江说,“我们没地方住,借你家用几个月。顺便管管我们的饭,你尽管放心,我们不给你钱。”

    小红鱼看中了一个耳房,道,“我要这间。”须臾间,李倾城、青草也都挑了房间。萧金衍动作稍慢,只剩下一间偏房,靠近茅房。

    萧金衍有些不好意思,道:“范老板,这样不合适吧?”

    范无常连连点头,“是啊,是啊,这样不合适。”

    萧金衍指了指主屋,“那麻烦您把您屋子收拾下,我就凑合住吧。”

    范无常脸都绿了,道,“这分明是一群强盗啊!”

    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 范无常挤出一个笑脸,“我说欢迎各位英雄好汉,令敝宅蓬荜生辉。”

    萧金衍拍了拍他肩膀,道:“范老板,如此就破费了,你放心,你们家呢,我们也不白住,我们还准备白吃,不过不挑食,你吃什么,我们就跟着吃什么。时候不早了,赶紧做晚饭吧。”

    范无常家中无端生来横祸,可是对方人多,又懂武功,只得先稳住他们,然后在从长计议,想办法把这些瘟神送走,他来到厨房,用勺子挑了两勺米,想了想,又抓出一把,放在米袋下面的小口袋中。

    范无常勤俭持家,每次蒸米饭,都会从锅中抓出一把米,如此一来,每月可以省下将近十斤米,他曾得意的称之为生活的哲学,日子就应该这么过,否则,这十万两银子又怎么能攒出来?

    他心中骂道,“让你们吃,撑死你们!”

    米饭煮好,端上桌来,众人望着这不足一碗的米饭,大眼瞪小眼,不知如何是好。范无常自己数出十粒米放自己碗中,细嚼慢咽,吃了半天,拍了拍肚子,打了个饱嗝,道,“诸位,快些吃哈,不够再加!"

    “范老板,加个肉菜呗。”

    范无常只得从箱子里取出来木鸡、木鸭,吕公子问道檀木香,上前一口把鸡头咬掉,把范无常心疼的,差点哭出声来,“败家玩意儿啊!”

下一页

版权说明

相关小说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武侠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

   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高手彩票微信交流群 彩票微信群和qq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 彩票计划微信群和qq群 微信彩票计划群 彩票计划QQ群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北京赛车交流群